《毛泽东印象》32章 和毛泽东主席谈中国国内形势

《毛泽东印象》32章 和毛泽东主席谈中国国内形势

昨晚,毛泽东和他的妻子出席了在总部举行的小型临时舞会。他们两人都兴致勃勃,一再一起跳舞,并和出席的多数人跳。联想起他平日的文静和举止的持重,他的舞姿只能说是愉快的。

晚会开始不久,毛泽东在舞会间歇中顺便走到我旁边就座,并开始了持续约20分钟的谈话。

他一开始开玩笑地就美国对中国批评美国给予的援助太少作出答复向我致意,当我表示莫名其妙时,他说明晚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引用了“美国国务院的新闻公报”(见我10月10日的第41号报告【未印发,谢伟思在他的报告中解释说,共产党的短波收音机收到一份国务院外事局发布的广播公报,并把公报对国内报纸社评的摘要,误认为是国务院的正式声明。经谢伟思过问之后,《解放日报》印发了更正并表示歉意。(见美亚文件:1017—20页)原书编者注。】)。我坚持认为必定有某种误解,国务院不可能会发表这份所说的声明,而且并无其它迹象说明我们正在对国民党采取这样一种强硬方针。

他把话题转到国共关系,他承认国民党还不准备妥协,因此眼前没有希望召开拟议中的紧急国民大会和改组政府。

我问他共产党打算怎么办,他回答说:“我们愿意等待。我们在耐心方面有过长期锻炼。”然后他表示,纵然美国会对国民党施加一些压力,妥协也会拖延到总统改选之后,因为,是总统把蒋扶植起来,所以他不会使蒋丢脸的,否则,可能激怒“中国之友”,并使对华政策成为一个政治皮球——直到选举平安度过之后。他笑着问谁当选的可能性大。

他变得严肃起来,重复他以前讲过的话——共产党人不愿冒险和美国发生摩擦,因而愿意与美国政策“步伐一致”。他又笑着问,美国对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政策是什么。

我认为,真正决定共产党政策和未来的是日本人:日本军队占领的领土越多,就使国民党越发困难,而共产党则变得更加强大。他承认这有一部分是对的,并且说,共产党人定将“收复国民党丧失的每一块领土”,而且他们的部队已经从北、南两方面向豫东挺进。他明白表示,如果国民党在中国东南部的控制陷于崩溃,共产党军队也一定会进入那个地区。但是他坚持说,共产党军队不同国民党争夺它现在仍然控制着的领土。他们一方面承认,日军摧毁国民党可能意味着最终会对他们有好处,同时他们也认识到,这种好处将被盟军对日作战立即产生的不利所抵消。因此,共产党人寻求在民主团结的基础上的合作,深信这是胜利进行抗战和解决中国内政问题的关键。

毛泽东然后询问卡斯伯格少校(军医官——译者)最近旅行得到的印象。我谈到他已经注意到军队和农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和实际合作。他的回答是:“那是当然的。如果我们不曾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我们就不会呆在这里或者活着了。”从这点开始,他进一步开展话题,谈到盟军在法国取得胜利时得到人民群众支援的重要性,这种支援包括:提供情报、侦察以及对敌进行破坏。这种人民支援,如果美国部队在国民党领土上登陆或作战是得不到的;可是共产党地区动员起来的民众能够提供这种援助。

我又回到国共关系问题,并且提出一种假设的可能性,即国民党最终可能会愿意邀请几位共产党领导人去接受国民党政府的职位,也许是担任内阁部长。他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没有用的,二陈系和其他保守的国民党派系会仍然全面控制着基层政府机构,而共产党在这个基础上参加只会帮助国民党欺骗中国人民和外国舆论。共产党参加必须以彻底改革和政府改组为条件。

他返回到共产党愿意等一个时期的想法。这时他讲到南斯拉夫,说时间最终证实米海洛维奇只与德国人作战的说法的虚伪性,说铁托曾不得不帮助人们认识米海洛维奇的动机和行动,说共产党人也有许多确凿的证据证明国民党与日伪军勾结,说他们一直不公布这些证据是希望国民党会愿意和解、合作,但是说如果国民党最终确定无这种意愿,这些材料总会被公布出来的。我询问共产党人怎样会知道什么时候和国民党和解已不再存在希望,他不愿置评,只说“时机尚未到临,还有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