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氏三兄弟》3.2 三兄弟团圆的日子

《毛氏三兄弟》3.2 三兄弟团圆的日子


这种自学方式不觉半年过去,毛泽东摸索了一下口袋,所剩余的银票不多,他认真计算一下,到不了寒假,就要饿肚子啦,于是他决定在寒假来临之前,要提前回家。在他动身之前,他与好友萧三打了招呼。本来他要步行回家,萧三却慷慨解囊,给了他路费。毛泽东不胜感激,坐船回到了韶山。

月是故乡圆,情是故乡真。一家人亲亲热热,兄弟们也都围了上来。可是父亲却有些诧异地问:“这寒假不到啊,怎么你就提前回家来了?”

毛泽东实话实说:“我没有在学校学习,而是自学。”

父亲不解地问:“那你没有在商校学习吗?”

毛泽东不紧不慢地说:“是的,原来说好的到商校学习,可是我进了商校以后,那里不是我学习的地方。全校老师都用英语上课,我不懂英语,所以我不得不退学。”

“退了学怎么办?”母亲也插话问。

毛泽东回答:“后来,我就考省立第一中学。”

毛泽民自信地说:“哥哥聪明,考第一中学没问题!”

小弟泽覃歪头问:“考上了吗?”

毛泽东回答:“不但考上了,而且是第一名。”

毛泽民显得春风满面,“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毛泽东道:“可是我又没去上!”

“为什么?”父亲有些着急。

“因为这个学校规矩太多,我不喜欢。”毛泽东回答。

父亲有点生气:“是你太自满了吧!没学校你可以不上,有了学校你还不上,这不是你的问题是谁的问题?”

“当然是我的问题了。”毛泽东道,“我想自学,这样我可以在同样的时间里获得更多的知识。所以这半年我是自学过来的。”

父亲一听就急了眼:“都去自学,那还要办学校干啥?早知你这样,我不会给你出学费的!”其实,父亲对毛泽东自学还有另一层的担心,他是怕儿子不能自制而走上邪路。

母亲打圆场道:“孩子不是刚回来吗,有啥话慢慢讲。再说不能自学,回去咱就找学校读。你爹啊,好话也是说,孬话也是说,可你怎么不找好话说呢?”

母亲的一番话压着了父亲的“冲天大火”。

毛泽东趁热打铁地说:“爹,按理说,现在我还没有发言权,但是这半年来,我比在校学习更充实。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我一顿饭一个烧饼,半个图书馆的书都让我看完了。看来现在还没有用,等到有用的时候,我会送全家一个惊奇!”

儿子的话落地有声。不高兴的事情已被儿子的铮铮誓言击得烟消云散。父亲也一反常态,由嗔转喜:“行,我们全家等着听你的惊奇!”

毛泽东回家度假,是三兄弟的团聚日。最高兴的莫过于在家里的两兄弟。他们对外面的世界感到新奇。

早在毛泽东还没回来的时候,泽覃便问泽民:“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呢?”现在大哥回来了,他们更是形影不离。泽东是他们崇拜的偶像,他们又是泽东讲故事的受益者。在毛泽东度假的日子里,他们尽情享受着手足之情。毛泽东也尽量把自己知道的新闻时事、大千世界告诉他们。于是上屋场成了毛泽东讲故事的场合。每到晚上吃过饭,泽民、泽覃自动围了上来,生起火炉。开始两兄弟听,渐渐地变成了全家人听。全家人围坐火炉边,一边烤火,一边话家常、讲故事。

毛泽东先是从武昌辛亥革命第一枪讲起,讲到孙中山成立广州革命政府,与袁世凯的政府分庭对抗;然后从湖南革命军上台夺取长沙又讲到大军阀谭延闿复辟,长沙街头血流成河。再从中国民众的反封建反军阀情绪谈到革命的问题……

毛泽民说:“搞革命要杀头的。”

毛泽东说:“搞革命,杀头也要干!”

听了毛泽东的话,毛泽民、毛泽覃深受启发。

这些炉前夜话,深深地触动了毛泽东全家的思想,潜移默化中使他们后来走向了革命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