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途中的毛泽东》26章 万里征途中的普通一兵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26章 万里征途中的普通一兵


长征路上,万水千山,行军打仗,非常艰苦。因为毛泽东身体不好,长征初期他大病初愈,组织上给他制作了一副担架,配备了坐骑。担架,毛泽东用的很少,不是让给生了病的警卫员,就是让给冻了脚的红小鬼。坐骑,一直是为他的秘书、警卫、勤杂人员所公用,大家感觉过意不去,而毛泽东总是一笑置之。

遵义会议以前,毛泽东虽然经常要找人谈话,了解敌情,工作紧张。但还可以得到适当的休息。遵义会议以后情况不同了,他肩负指挥红军行动的重任,工作忙得厉害,失眠也很严重,实在疲倦不堪了,他还把电话机放在床头上才倒头休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为毛泽东的健康担心,想方设法使他能吃好睡好。

当时,红军干部战士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是一角五分钱,毛泽东也执行同一标准,毫不特殊。卫生员钟福昌和警卫员们总是分头想办法去买腊肉、鸡蛋、辣椒和酒酿这些他喜欢吃的东西,在规定的伙食标准内尽量改善伙食。可是每当这些改善了的饭菜端到他面前时,他就用怀疑的目光严肃的询问: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违犯了纪律?别的同志是不是也吃这样的饭菜?因为红一军团每次打胜仗时常给毛泽东送来战利品,所以钟福昌他们就用一句老后回答:“一军团送来的。”不然他是不肯吃的。

进入藏族区后,藏族同胞因受反动派的欺骗胁迫都躲起来了,红军部队先是断了食盐,接着是严重的粮荒。战士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青稞、包谷,有时一天只能吃一顿,每顿只能吃半饱,把两天的粮食分做三天吃。这是红军部队为求生存而斗争的严峻时刻。毛泽东与战士们同甘共苦,吃同样的伙食。有一次,部队吃青稞面混合着野芹菜、豌豆叶子熬成的汤,当警卫员吴吉清给毛泽东端去这样的饭菜时,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毛泽东看出来了,就说:“现在全军都在吃青稞混野菜,我们也要吃,你没听说盘古时候,神农氏为了给人治病,他尝过百草吗?我们今天为了北上抗日,也得吃点苦。吃苦是光荣的事,没有今天的苦,就没有明天的胜利。当然,这种苦只有我们才能吃得下去,因为我们深信革命一定能够成功。”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毛泽东坚持和红军战士同吃野菜,同尝甘苦。在一次行军途中,毛泽东在路边的沟壕里发现了一些别人扔下的羊下水(羊肠、羊肚、羊肺等),他就让炊事员拣回来,收拾收拾,烹调好后,他与身边人员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算是长征路上的一次打牙祭。毛泽东的机要秘书黄肖凤几十年后回忆这一段往事时说:“现在想起来我都鼻子发酸。”①

毛泽东的伙食太差了。他的身边人员总想找点有营养的东西给他吃。在梭磨的一个喇嘛庙里,警卫员王七九找到了一副腊羊架子,兴高采烈地说:“找到好吃的了,给主席改善生活吧!”毛泽东听到了,走过来间明情况,批评王七九说:“原来你违犯了群众纪律。在什么地方拿的,还送到什么地方去!”又对大家说:“我说过多少遍了,要你们严守纪律。我知道,你们是想给我搞点好菜吃,可是在条件不允许的时候,万不可以这样做,特别是在群众不在家的时候。”王七九把腊羊架子送回了原处,大家受到了一次严格遵守群众纪律的教育。

①李丁:《毛主席机要秘书的回忆》、《党史文汇》1986年3期

“惯于长夜过春时”,毛泽东习惯晚上办公和看书报,工作起来不愿早睡,行军时不愿坐担架,这样长途行军是很消耗体力的。卫生员钟福昌格守职责,每当毛泽东迟迟不睡的时候,就去督促他早点睡觉,而当他睡觉时,就保持周围环境的安静,使他能够睡得安稳。”

有一次在贵州境内行军,白天走了九十里路,晚上天黑了好大一会才到达板桥宿营。毛泽东照例深夜工作。再过四五个小时又要继续行军,敌人在后面尾追。中央红军主力已经在前面走了,毛泽东跟着干部团在最后面行动,如果被敌人切断道路,就有跟不上红军主力的危险。可是毛泽东具有一种异常镇定沉着的优良品质,他虽然和干部团一起断后,还是和往常一样工作到深夜,在一盏马灯前面聚精会神地看着厚厚的一叠电报材料,思考部队下一步的行动,没有一点睡意。卫生员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跟前,催促说:“主席,早睡吧!再过三小时就要出发啦!”毛泽东笑着说:“钟福昌同志,你看仗打的这么紧,我怎能睡呢!”他又用商量的口气说:“等我做些工作再睡吧!”这时,干部团陈赓、宋任穷来了,他们一来就批评卫生员和警卫员不好好照顾主席休息,并一再劝说毛泽东早点睡觉。毛泽东同意了,他躺在床上,把灯芯捻小了一点,继续把文电看完。他刚睡觉不久,部队出发的时间到了,他又起床跟部队一道前进了。

中央红军进入云南以后,干部团一直走在军委纵队的前面,毛泽东也是与干部团一起行动。毛泽东的住处,一般是干部团的一个营在前,毛泽东在中,干部团的其他部队在后。毛泽东与各军团的通信联络,也大都用干部团的电台。

毛泽东到皎平渡后,是在天将拂晓时上船渡金沙江的。一下船,他就去与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研究部队渡江问题,警卫员陈昌奉负责为毛泽东安排住处。

金沙江北岸全是光秃秃的石山,没有房屋,只有八九个洞子,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怕承等都住在这些洞中。毛泽东住的洞子潮湿,有的地方还有积水,找不到木板和稻草,陈昌奉只好找一块干地方,铺上油布,放上毯子,为毛泽东铺了个地铺。铺了铺,没有搭办公的地方,没有把文件、地图等办公用具打开,就去烧开水了。

天亮时,毛泽东回到了住处,看到没有办公的地方,就叫把陈昌奉找来,问他:“办公的地方呢?”陈昌奉回答道:“这里连张小桌子也找不到。您先休息一下喝点水吧!”

毛泽东严肃而又温和地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工作。吃饭、喝水都是小事。江那边有几万同志在等着哪!这是几万同志的性命呀!”说着,毛泽东亲自搬动装文件的铁皮箱子,要陈昌奉把另一个搬来,两个铁皮箱子合在一起,就成了办公桌。随后,毛泽东把办公用具摆在上面,把背包当作凳子,坐了下来开始了办公。

等了一会,毛泽东看了看陈昌奉,对他说:“你今天犯了错误,我要处分你哪!”又说:“我罚你一夜不睡觉,坐在这里和我一起工作。”“只不睡觉还不行,还要动脑筋想一想:犯了什么错误,为什么犯的,今后怎么办?”当晚,陈昌奉陪着毛泽东办公。毛泽东的洞子里装了六七部电话,电话铃声不断,“桌子”上摆满了文件、电报,毛泽东接了一个电话又接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又看文电,忙个不停。陈昌奉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见毛泽东这么忙,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早把“桌子”摆好多好啊!

待了一段时间,毛泽东站起来对陈昌奉说:“你跟我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知道工作的重要?以后每到一个地方,最重要的是把办公的地方搞好。然后如果有空,才是吃饭、休息。要记住,无论现在和将来,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工作。”他走近陈昌奉,用手抚摸着陈昌奉的头,关心他说:“好了,快睡觉去吧,两个眼皮都打仗了。工作上出了毛病,找到了原因,以后改了,就是进步。”①毛泽东的这次批评,陈昌奉一直牢记在心,终生不忘。

就是在金沙江畔的这个石洞里,在这样的“办公桌”上,毛泽东度过了几个紧张繁忙的昼夜,与他的战友共同指挥中央红军跳出了数十万敌人围迫堵截的圈子,取得了战略转移中的决定性胜利。

中央红军沿大渡河北进,快到摩西面的时候,部队正在过一座不到两米宽的小桥。战士们见毛泽东来,自动让开一条路,让毛泽东先过,饲养员老余牵着马就上了桥,马受惊似地大声嘶叫,桥上乱起来了。毛泽东立即对老余说:“不要过啦,先让同志们过!”陈昌奉帮老余把马拉回来,等部队过完,毛泽东一行才从桥上通过。晚上,到摩西面宿营后,毛泽东对身边人员说:“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们要想到部队,想到大家!你们想,为了我们一匹马,误了那么多同志行军,该多不好呀!”

毛泽东与他身边人员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他非常关心爱护他们也非常尊敬和照护他。

一次,黄昏时从茅台出发渡赤水河。警卫员黄泽九因肚子痛走路困难,他偷偷地告诉班长胡昌保,请允许他在后面走。胡昌保同意了。当时工作人员有病都不想让毛泽东知道,因为他一旦知道就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一定会让病人骑马或坐担架,并把营养食物给他吃。

毛泽东在很多时候兼负管理员的职责。在茅台河边等候渡船时,他照例要查问人数,而且是一个一个地查问,决不笼统含糊。他点名问黄泽九,没有人答应。他便问胡昌保,胡昌保说:“黄泽九肚子痛,走在后面,马上就能赶上来。”毛泽东得知后立即吩咐把担架留在河边让黄泽九坐,胡昌保央求着说:“担架还是留你坐吧,把马给他就行了!”毛泽东说:“肚子痛怎能骑马呢?让他坐担架好好休息休息吧!”①担架留下了,毛泽东命令上船出发。

这天夜里行军走了一百里山路,毛泽东坚持和战士们一起走路,不肯骑马,他尽管很疲劳,还是不断给大家讲笑话,鼓舞大家的情绪。

中央红军来到雪山底下,即将爬雪山了,这是一个六月飞雪的地方。机要秘书黄有凤突然得了疟疾,打摆子发高烧,担忧怎样才能爬过雪山。毛泽东知道了亲自找卫生员给他服药治疗,又把自己的担架叫来,硬是让他躺上去,并一再安慰他,鼓励他要坚持下去。而毛泽东却拄着拐棍,迎着刺骨的寒风,一步几滑地向着雪山高峰走去。黄有凤躺在暖融融的担架上,望着半山腰上毛泽东那举步艰难的身影,心潮激荡,不由自主地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在长征中,许多红军战士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一夭,军委纵队翻越化林坪的一座大山,因为山高路小人多,行进非常缓慢。当走到半山腰一段开阔地时,随着马达的一阵轰鸣声,天空中出现了几架敌机,大家还没来得及隐蔽,敌机

①陈昌奉:《跟随毛主席长征》第176页。

①钟光:《在毛主席身边的时候》。

扔下的炸弹便呼啸而来,落在离毛泽东很近的地方,班长胡昌保大喊一声“主席”,立即飞向毛泽东身边,把毛泽东推到了一边。顿时,“轰”的一声巨响,陈昌奉被爆炸的气浪推倒,毛泽东和胡昌保被爆炸的烟雾笼罩,烟雾散去,陈昌奉等看毛泽东满身是土,怀中躺着受伤的胡昌保,毛泽东立即喊卫生员钟福昌:“快,给他上药!”

“主席,我不行了,把药留下,你们继续前进吧!”胡昌保忍着剧烈疼痛说道。

“没关系,你会好的!”毛泽东一边安慰胡昌保,一边与钟福昌一起为他包扎伤口,然后,用双手把胡昌保抱住,安慰说:“胡昌保同志,你不要紧,坚持一下,我们把你抬到水子地,找医生治疗一下就会好的。”

胡昌保深情地望着毛泽东,非常吃力地说:“主席,我知道,血全流在肚子里了。我没有什么牵挂,最可惜的是不能跟您去看一看我们的新根据地,跟您到前线打日本鬼子!”“主席,??我不行了。您要??多多保重!”停了一会,又说:“我的父母在江西吉安,革命胜利后,请转告他们:我为革命牺牲在长征路上了。叫他们不要难过,要跟着毛主席建设新中国!”

胡昌保的目光逐渐转向泪痕满面的班里同志,缓慢地,吃力他说:“同志们,不要难过。??我不能继续保护主席了,我们的任务很重要、很光荣。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主席和中央首长啊!”

胡昌保用尽全部的力气,费劲地一字一字地说:“祝——革——命——成功!”

胡昌保停止了呼吸。班里的同志全哭了,毛泽东也哭了。机要秘书黄有凤说,这是他在长征中第一次看到毛泽东掉泪。毛泽东缓缓地从胡昌保脖子底下抽出手来,把他轻轻地放在地上,把一条毯子打开盖在他的身上,然后摘下自己头上的红星帽,默默地站在自己警卫班长的身边,很久,很久。

后来,毛泽东沉痛地说:“胡昌保,你是个好同志,安息吧。!”

战友们饱含泪水,掩埋好胡昌保的尸体,又继续前进了。已经走到队伍前边的毛泽东还舍不得离开,他又折了回来,从战士手中接过工兵锹,再一次为警卫班长的坟头培土,培了一锹又一锹,高山上刮起了大风,刹那间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战士们全都变成了雪人,静静地站在雪白的墓旁,默默地看着毛泽东把一锹锹沃土铺洒在高高的坟堆上。最后,毛泽东把新上重重地拍打了几下,深情地告别长征路上的这座新坟,继续前进了。

草地行军,是长征中最困难的行军之一。在草地中没有村庄,没有房屋,只是偶而碰到几棵小树,一片沼泽,走路非常困难。这一无风雨交加,大家身上都淋得湿透。在一条小河边的一棵小树旁宿营,战士们为了让毛泽东能避避雨,就把一条被单试着绑在小树上,没有成功。正在战士们为睡觉发愁的时候,毛泽东过来了,他要战士们把他担架上避风雨的油布拿下,支起来。支好后,他笑着说:“来,咱们挤在一起睡吧!”战士们感动了,原来他要支起油布是为大家。战士们你瞧我,我瞧你,心中想:那怕我们几天不睡觉,也不愿影响主席一夜的睡眠!毛泽东看出了大家的心思,亲切地问:“是怕影响我睡觉吗?”“是!”有的战士回答说。毛泽东指着正患痢疾的陈昌奉说:“假如让他淋在雨里我能睡得着觉吗?你们想,是大家好好的过草地好呢?还是影响我一晚上的睡觉好?”说完,他让陈昌奉和他睡在一个担架上,陈昌奉急了,满脸涨得通红说:“不能因为我,使主席传染上??”他哽咽了,但在毛泽东的坚持下只得慢慢地走向提架。这一夜,战土们和毛泽东挤在一起睡得很香甜。

按照毛泽东的习惯,他总是一边行军一边工作,不是和干部战士谈心,了解思想情况,就是向伤病员询问病情,嘱咐医务人员加强医疗护理工作。进入草地以后,他的工作更繁忙,一旦发现伤病员缺粮,就立即指示副官处,在中途休息时杀掉几匹马,把马肉分给伤病员吃,而他自己则坚持吃青稞、野菜汤,不要一点马肉。

副官处的同志知道毛泽东的脾气,没有提出给他马肉。但调查了他的粮袋,发现只有很少一点青棵麦子,就硬给警卫班留下二指宽的一条马肉,警收班瞒看毛泽东收下了。到宿营地后,炊事员准备把马肉混着野菜、野葱煮汤吃。毛泽东发现了,责备说:“你们又打埋伏了!”吩咐道:“马肉不能完全吃尽,要给戴天福同志留下一些”!

警卫员戴天福年龄较小,毛泽东对他非常关心。长征到大渡河时,他患了疟疾。进草地后,病势越来越重了,毛泽东一直非常照顾他。当有的战士说小戴是重病号,马肉一定能分到一份时,毛泽东说:“还是留下一些好,万一他分不到马肉,不就可以补救啦!”

这时,卫生员钟福昌和担架员回来了,小钟向毛泽东报告戴天福已经牺牲的消息,并把用纸包好的一条两指宽的马肉交给毛泽东,流着热泪说:“戴天福同志临死的时候,让我把这块马肉,一定要交给毛主席!他说,他没有什么牵挂的,只盼望革命成功。请您多多保重身体。还让我转告吴吉清、黄亚堂、王七九以及警卫班的其他同志好好照顾你。”

毛泽东摘下了军帽,为戴天福同志致哀,战士们也随着摘下军帽致哀。毛泽东沉痛地对大家说:“成千上万的烈士,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地牺牲了。他们视死如归,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住他们前进。这种精神一定会感动全国人民,感动全世界人民,来支持我们的正义事业。而这种正义事业是必定要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