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印象》42章 中国人有了一个大救星

《毛泽东印象》42章 中国人有了一个大救星

【本文原载《新华日报》,作者、日期不详。原标题为《“中国人有了一个大救星,这救星就是您”》。选自1947年1月由东北书店印行、许之桢编译的《毛泽东印象记》一书。——本书编者注。】

自从毛主席抵渝后,无数的人们为了毛泽东同志的来到而感觉着不可抑止的欢欣。下面就是这种动人场面的一角——一群读者投函《新华日报》说:“听说毛泽东先生来了,咱们听着,好不高兴,可不是,这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隔壁吴老先生是一位前清的秀才,他的头发花白了……这位吴老先生听到毛先生真的到了重庆,笑得连嘴都合不拢,连连说:好,好,好!这一下和平有保障了!”各民主党派的领袖们和许多毛主席的故人们先后欢宴毛主席,如中国民主同盟常委张澜先生、沈钧儒先生、左舜生先生、罗隆基先生、章伯钧先生、黄炎培先生、冷御秋先生、张申府先生等(9月2日),监察院长于右任先生(9月6日),中国保卫同盟孙夫人【孙夫人,即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本书编者注。】(9月6日)等等。

民主老战士柳亚子先生在“赠毛润之老友”诗中,写出了无限欢快的感情:“阔别羊城十九秋,重逢握手喜渝州。弥天大勇诚堪格,遍地劳民乱倘休。霖雨苍生新建国,云雷青史旧同舟。中山卡尔【中山,即孙中山,这里意指“三民主义”。卡尔,即马克思,这里意指“马克思主义”。——本书编者注。】双源合,一笑昆仑顶上头。”

人民是怎样欢迎自己的领袖毛主席啊。一群女工的信里说:“亲爱的毛泽东——我们人民的领袖:听到您来到了重庆的消息以后,我们真高兴得不晓得怎样办才好。大声地欢叫吧,别人会干涉我们的,关在心里头不讲吧,又觉得闷得不好过。我们只好悄悄地躲在宿舍里,几个人面对面地傻笑一阵……好多年来我们一直是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老是被别人当牛马看待,一点起码的自由也没有。我们老是想,我们能永远这样过下去,我们会遇到救星的。从报纸上,从许多好的朋友的口中,我们晓得中国人有了一个大救星,这个救星就是您。我们欢迎您来,我们拥护您提出的主张,这就是我们多年来的希望。”

在许多《新华日报》的读者投书中一个“小康的家庭”的投书说:“好几年来我们一直关怀着毛主席的健康,乘他到达此地的这个机会,我们诚心诚意附上法币一万元,拟请代购美国鱼肝油丸转献毛主席,略表我们对他的一点敬意。我们既非党员,又非无产阶级,可算是小康之家;也就因为这点,才足以证明爱戴他的人,除上述人类外,还有我们这一类的人!我们认为只要他还活着,中国就总有完成人民愿望的一天。”

毛主席抵渝的号外传到沙坪坝,学生们抢着购买,“毛泽东到了!”兴奋的声音,传遍了各个宿舍。中央大学的布告墙上出现了上60位同学签名的建议书:“希望自治会马上敦请毛泽东先生来校演讲!”人们在回忆着,正是毛泽东同志的明智领导,把中国人民带领到抗战的胜利,一位作家写道:“他(毛主席)的每一本著作都是一盏指路的明灯,都是那样地适得其时……那样明快的解答了你的疑问!在日本投降的那天,我蓦然想起了一个情景:在武汉沦陷之后的那个冬天,我在粤北的一个小村子里替一群心情黯淡的青年讲述了《论持久战》的要点。假如20世纪还有奇迹的话,这本书对人们的鼓舞,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奇迹。年轻人的眼睛发出光来,疲惫的振奋了,消极的积极了,怀疑的坚定了……在我们的时代里有一个毛泽东是幸福的。能够看到他,听到他,跟着他走,是幸福而光荣的。”(魏育:《我歌颂他,是太阳,是鲜花》,见8月31日《新华日报》。)

各阶层人民衷心地欢迎毛主席,是因为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确反映和代表了我们老百姓的要求”(一群读者刘其瑞等对《新华日报》的投书),“毛泽东先生反对内战,他曾经不断地为和平而努力,不断地呼吁和平,他是了解我们老百姓的痛苦的。现在他来到重庆了……他将代表我们说话,代表我们坚决地取得和平。”(张先生等:全国人民要和平)另一群人士拓夫先生等给毛主席的信说:“我们今天读到《新华日报》转载8月25日中共中央对时局宣言,所提六项紧急措施,完全符合人民的要求,请您坚持这个主张,争取完全实现。……”大后方人民欢欣莫名地迎接毛主席,都在期待着毛泽东同志此行的结果,将领导中国人民进入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建立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国家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