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斯大林·朝鲜战争》后记

《毛泽东·斯大林·朝鲜战争》后记


一部严肃认真的书稿的产生,往往并非作者以一己之功力铢积寸累而成,它还得益于诸多学者友人的倾心施教,或助其去芜存菁,或为之锦上添花,成就出一番模样。而学问也正是在此教学相长之中升堂入室,钩深致远。本书的完成即是如此。

这里,我首先要衷心感谢那些向我讲述其亲身经历并提供珍贵史料的历史见证人,他们或者直接参与了本书所述的历史事件,或者与本书所涉及的重要历史人物有着密切关系。他们是:本书所述历史时期之中毛泽东的俄语翻译师哲、中国驻朝武官及政务参赞柴成文、中央军委作战部参谋张希和王亚志、中国第一批驻苏大使馆官员荣植,以及苏联驻沈阳总领事列多夫斯基(А.Ледовский)、苏联驻华使馆参赞齐赫文斯基(С.Тихвинский)。

其次,我应该感谢俄罗斯科学院俄国历史研究所和远东研究所,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冷战国际关系史项目,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在我对俄国和美国进行学术访问期间,这些机构给予了热情的接待,并为我查找原始档案和有关资料提供了方便和帮助。

我在研究和写作的过程中曾与国内许多学术界同行和朋友交换看法和资料,进行磋商和讨论,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对我都有很大帮助。在此,我对丁明、马沈、牛军、皮声浩、华庆昭、曲爱国、朱元石、齐德学、李丹慧、李向前、李海文、李捷、李樵、杨奎松、陈东林、金冲及、闻一、徐焰、陶文钊、章百家、程中原、熊华源、薛衔天表示诚挚的谢意。

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在国外的许多学术界朋友: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讲座教授陈兼(ChenJian)、美国马里兰大学教授张曙光(ZhangShuguang)、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教授卿斯美(SimeiQing)、美国独立学者威瑟斯比(KathrynWeathersby)、俄国学者兼外交家冈察洛夫(СергейГончаров)、俄罗斯科学院俄国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索科洛夫(АндрейСоколов)、挪威诺贝尔研究所研究员韦斯塔(OddArneWestad)、联邦德国东欧与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海因茨希(DieterHeinzig)、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研究员麦克法夸尔(RoderickMacFarquhar)、英国著名记者哈利迪(JonHalliday)、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张少书(GordonChang)和薛理泰(XueLitai)等。他们或无偿地为我提供档案文献和有关资料,或认真地同我讨论学术问题,这些都使我在写作本书时受益匪浅。

本书初稿完成后,又承蒙牛军、陈东林、陈兼、李丹慧、李捷、杨奎松、章百家等人仔细阅读并提出了重要而有益的修改意见。对此,我亦心存深深的感激之情。

本书正文部分完稿于1998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未能及时与广大读者见面。现仅作少量文字和技术性修改付梓,一则因出版时间紧迫,二则是笔者书中的思路和观点至今基本没有改变。至于近年来发现的新材料及产生的新看法,作为余论附后,以飨读者。

文以载道,而文责自负。囿于笔者疏才浅学,书中舛误必多,仅以拙著就教于学界同仁和朋友。

沈志华

2003年9月于北京南郊半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