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斯大林·朝鲜战争》简体字本出版后记

《毛泽东·斯大林·朝鲜战争》简体字本出版后记


今年2-8月,我和丹慧同时应邀在香港大学历史系作学术访问。刚刚回到北京,便接到我在广州的朋友杨茂东来电,说我的一本学术专著《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已经国家新闻出版署审查通过,作为国家重点图书将在11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茂东要我立即抓紧时间修订,期限只有20天。

说来真是起个大早,却赶了晚集。记得还是2000年朝鲜战争爆发50周年的时候,中山大学请我去作学术讲演,题目就是“朝鲜战争的历史真相”。茂东当时也是听众之一。连续5个小时的讲演结束后,他激动地找到我,希望我将讲演的内容写成专著,由他联系出版。茂东的热情令人感动,但经验告诉我,在中国大陆出版朝鲜战争的书绝非易事。1993年东北一家出版社就约我写一本有关朝鲜战争的学术专著,我欣然应承下来。花费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我完成了出版社所交付的任务,书名为《三八线困扰世界——对朝鲜战争历史的重新思考》。想不到出版社审稿时提出,书中的看法与当时的官方观点相差太大,如不做重大修改无法出版。学术观点岂是能够随便更改的?折腾了半年,没有一家出版社敢接,我只好把书稿交给了一家香港出版公司。出版商为了占有市场,将书名改为《朝鲜战争揭秘》,但好在对内容未做任何更改。1994年以后,随着俄国总统叶利钦向韩国赠送了一批有关朝鲜战争的档案文件,俄国档案馆一度向学者敞开了大门,相关的历史文件被大量公布或披露出来。利用这个机会,我在收集和整理俄国历史档案的同时特别留意了有关朝鲜战争的资料,并在此基础上于1997年完成了另一部专著,取名为《中苏同盟与朝鲜战争研究》。这次写作的目标就是要在大陆出版,因此我十分注意在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上谨言慎行。这一次,出版社的审查关总算过去了,编辑部对书稿十分满意,准备开机就印40000册。哪知送到外交部审稿,答复还是“目前不宜出版”。出于无奈,书稿又送到了香港,并很快出版了,书名改为《毛泽东、斯大林与韩战》。有了这些经历,我对茂东的提议没有动心,并劝他也冷静下来。

今年赶上朝鲜战争停战签字50周年,茂东旧事重提,年初又找我,希望在近几年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再写一部有关朝鲜战争的书。我确实也有此意,但鉴于出版界目前的状况,这件事恐怕要过若干年再考虑。在茂东的一再鼓动下,我答应让他先拿1998年在香港出版的这部书稿及几篇已经发表的近作去送审,如能通过再考虑修订或重写。未曾想,这一次竟然通过出版审查。遗憾的是时间太紧,重写或修订都不可能了。经与出版社商议,在原香港繁体字本的基础上作如下改动:

一、书名改为《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兼论冷战在亚洲的起源》。

二、除个别文字和技术性改动外,正文基本保留原貌。好在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发现自己以前的看法基本没有改变,现在掌握的更多、更新的材料只是进一步充实和加深了对问题的理解。比较重要的改动或需要说明的地方,以“再版注”表示。

三、原书的注释方式欠规范,现按照国际学术惯例加以全面调整。

四、鉴于有关朝鲜战争的俄国档案文件(450余件)中文本已经在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正式出版,故删去作为原书附录的十余件俄国档案译文。

五、选择几篇本人近年关于朝鲜战争研究的论文附于书后,以便读者了解一下有关朝鲜战争历史的最新研究成果。

朝鲜半岛的问题确实牵动人心。到今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字整整半个世纪了。50年后,世事沧桑,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却依然如旧。最近吵闹翻天的朝核危机不禁使人想到,当年在板门店签订的只是停战协定而不是和平条约,因此,从国际法的角度讲朝鲜半岛仍处于战争状态。不过,在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格局中,爱好和平的人们有理由期待:朝核危机将不会引发一轮新的战争,而中美朝50年后的再次会谈则有可能彻底消除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

最后,我对广东人民出版社同仁和杨茂东先生为本书出版所作的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沈志华

2003年8月28日于北京南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