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文集》吴玉章寿辰祝词

《毛泽东文集》吴玉章寿辰祝词


(一九四○年一月十五日)

今天大家欢聚一堂,为吴老祝寿。想起我在三年前为徐老祝寿时的感想,我那时就说过,我们替他祝寿,不是无原因的。[2]记得我在小的时候,很不欢喜老人,因为他们是会欺负青年人的,青年人谁没点错误呢?但是你错不得,他们对你是很凶的。一切事情,小孩子和青年人是没有发言权的。中国的青年人受封建家庭封建社会的苦太大了。但是现在世界是变了,青年人欢喜老年人,就像我们的吴老、林老、徐老、董老、谢老[3],都是很受青年们欢迎的。为什么有这个转变呢?因为这些老同志不但不欺负青年,而且非常热心地帮助青年,他们的行为足为青年模范,所以青年都十分热爱他们。党外也有很多受青年尊敬的老人,例如马相伯[4]就是一个,他做寿时我们共产党还打了贺电去,因为他主张抗日与民主政治。人总是要老的,老人为什么可贵呢?如果老就可贵,那末可贵的人太多了。因此我们一定要有一个标准。就是说,可贵的是他一辈子总是做好事,不做坏事,做有益于人类的事,不做害人的事。如果开头做点好事,后来又做坏事,这就叫做没有坚持性。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地有益于广大群众,一贯地有益于青年,一贯地有益于革命,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我们的吴玉章老同志就是这样一个几十年如一日的人。他今年六十岁了,他从同盟会到今天,干了四十年革命,中间颠沛流离,艰苦备尝,始终不变,这是很不容易的啊。从同盟会中留下到今天的人,已经不多了,而始终为革命奋斗,无论如何不变其革命节操的更没有几个人了。要这样做,不但需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而且需要艰苦奋斗的精神,不然就不能抵抗各种恶势力恶风浪,例如死的威胁,饿饭的威胁,革命失败的威胁等等,我们的吴玉章同志就是经过这样无数的风浪而来的。因此,我们要学习他的各方面的好处,但特别要学习他对于革命的坚持性。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一件事,这是我们党的光荣,这是中国革命的光荣。我们今天大家欢欢喜喜地庆祝他的六十生日,我想主要的意义是在这里。

根据一九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新中华报》刊印。

【注释】

[1]吴玉章(一八七八——一九六六),四川荣县人。当时任鲁迅艺术文学院院长、陕甘宁边区政府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

[2]见毛泽东一九三七年一月三十日为徐特立六十岁生日写的贺信(本书第一卷第477-478页)。

[3]林老,指林伯渠,当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徐老,指徐特立(一八七七—— 一九六八),湖南长沙人,当时任八路军高级参议、驻湘代表。董老,指董必武,当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谢老,指谢觉哉,当时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

[4]马相伯(一八四○——一九三九),江苏丹阳人,教育家。曾任国民党政府委员,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发起组织文化界救国会,被誉为爱国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