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文集》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地区

《毛泽东文集》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地区


(一九四九年八月六日)

德怀[1]同志并贺习[2]:

(一)现在西北敌军分向汉中、兰州、宁夏三处退却,我军亦须分为三路解决退敌。你们准备如何部署?除用战斗方式解决外,尚须兼取政治方式去解决,对此你们有何意见?我们认为,西北地区甚广,民族甚复杂,我党有威信的回民干部又甚少,欲求彻底而又健全又迅速的解决,必须采用政治方式,以为战斗方式的辅助。现在我军占优势,兼用政治方式利多害少。其办法即用靠拢我们的国民党人和我们的人一道组织军政委员会,以为临时过渡机构。这样的国民党人就是张治中、傅作义、邓宝珊[3]。

(二)关于绥远[4]和宁夏问题,我们准备和傅作义合作去解决。因为绥远反动分子受阎锡山[5]及美帝勾结极为猖獗,傅的部下董其武[6]等愿意靠拢我方,但是尚无惩办反动分子、改造部队的决心,而傅作义则已开始建立此项决心,并建议早日解决绥远问题,而不要再拖下去。故我们决定组织绥远军政委员会,以傅为主席,我们的高克林为副主席,委员十余人,傅部占多数,我们的人占少数。以傅部五万人,我军姚喆、王平[7]两部二万人合编为两个军,以傅部董其武等为军长,我们的人为副军长。实行人民解放军的军政制度,汰坏留好,逐步改造。两个绥远省政府合而为一,以傅部董其武为主席,我们的杨植霖为副主席,省府委员亦用双方的人作适当配备。此项办法对双方都有利益,可以经过一个工作过程,达到彻底改造之目的。傅作义对此项办法表示满意,拟于数日后即令傅去绥远,和我们的人一道解决绥远问题。

(三)马鸿逵[8]是傅作义的把兄弟,马派马如龙[9]及哈某至绥远接洽,有请求和平解决之意。傅作义说马极愿求和,只恐求之不得。请你们对宁夏问题考虑一下,是否可以经过傅作义去改编马鸿逵部。我们认为在马步芳[10]解决后,必须使用杨得志兵团[11]深入宁夏,给马鸿逵部以歼灭的打击,迫使残部退入后套,然后经过傅作义用政治方式去解决。

(四)邓宝珊与马步芳将领均认识,于甘肃有声望,他是一个光杆,没有多少干部,请你们考虑是否可以用邓宝珊,叫他去兰州和我们的人一道组织甘青军政委员会及甘肃省政府。此两机构均以邓为主席,赵寿山、王世泰为副主席,以为过渡机关。对马步芳必须歼灭其主力,但他有玉树等地为后方,可以保存残部。欲最后解决青海亦须找些与青海有联系的旧人,如我们使用邓宝珊主甘,可能打开寻找此项旧人及最后解决青海问题的门路。此外,班禅[12]现到兰州,你们攻兰州时请十分注意保护并尊重班禅及甘青境内的西藏人,以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准备。

(五)陶峙岳[13]现在动摇,有和平解决新疆的意向,我们认为应用张治中组织新疆军政委员会,以张治中为主席,我们的人(是否王震[14]去新疆)为副主席,再加伊犁方面[15]一人为副主席,以为过渡机关。

(六)过渡机构存在时间究有多久,暂不作硬性规定,以便利解决反动军队及反动政权,便利解决土地问题及民族问题为原则。

(七)胡公冕[16]已来西安,请你们注意用他去收拾胡宗南[17]部。现在程潜、陈明仁[18]已在湖南起义加入我方,对蒋、桂、胡[19]各部必有影响,给我们以分化各部的机会。

(八)整个西北亦可考虑在将来组织军政委员会,以彭[20]为正,以张治中为副。

(九)以上各项是否可行,请加考虑提出意见为盼。

毛泽东

午鱼[21]

此报加发华中局,湖南省委,刘邓张李[22],华东局及粟裕[23]。请你们注意研究此项问题,并应用此项方法于湖南等处。毛 又及。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德怀,即彭德怀,当时任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2]贺习,指贺龙、习仲勋,当时分别任西北军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3]张治中,原任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一九四九年四月任国民党政府和平谈判代表团首席代表赴北平和中共代表团进行谈判,双方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遭国民党政府拒绝后,张治中脱离国民党政府,留在北平。傅作义、邓宝珊,原分别任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和副总司令,一九四九年一月他们率部接受和平改编,北平和平解放。

[4]绥远,即绥远省,见本卷第82页注[6]。

[5]阎锡山,当时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

[6]董其武(一八九九——一九八九),山西河津人。原任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一九四九年六月与华北人民政府签订绥远和平协议,九月十九日在归绥(今呼和浩特市)通电起义。

[7]姚喆(一九○六——一九七九),湖南邵阳人,当时任绥远军区司令员。王平,一九○七年生,湖北阳新人,当时任察哈尔军区司令员。

[8]马鸿逵,当时任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9]马如龙(一八九三  ?),宁夏河州(今临夏)人。当时任国民党军宁夏保安司令部副司令。

[10]马步芳,当时任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

[11]杨得志兵团,指杨得志任司令员的第一野战军第十九兵团。

[12]班禅,即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一九三八 ——一九八九),青海循化人。西藏宗教领袖之一。

[13]陶峙岳(一八九二——一九八八),湖南宁乡人。当时任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新疆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市)率部起义。

[14]王震(一九○八—— 一九九三),湖南浏阳人。当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5]指新疆北部伊犁、塔城、阿勒泰地区人民自治区域。

[16]胡公冕(一八八七——一九七九),浙江永嘉人。解放战争时期在上海与中共地下党组织保持联系,从事秘密兵运工作。

[17]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

[18]程潜,原任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国民党军长沙绥靖公署主任,一九四九年八月四日在长沙宣布起义。陈明仁,原任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司令官,一九四九年八月四日与程潜一起在长沙宣布起义。

[19]蒋、桂、胡,指蒋介石和桂系首领、国民党军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白崇禧以及胡宗南。

[20]彭,指彭德怀。

[21]“午鱼”,应为“未鱼”,即八月六日。

[22]刘邓张李,指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李达,当时分别任第二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和参谋长。

[23]粟裕,当时任第三野战军兼华东军区副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