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07章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07章


此后的一年中,中国的形势迅速地发生变化,胡乔木的笔下也充满时代的风云:迅速即时地传达着毛泽东对于中国形势的看法,传达着中共的声音和立场。

饱经苦难的人们,在连天瑞雪中迎来了1946年,人们企盼着1946年的安宁与祥和。

元旦,国民党政府主席蒋介石照例发表了一年一度的演说。但是今年的演说,很难感觉出半点所谓“格外的欢愉,格外的欣奋”,更看不出“求安定,求复兴”的诚意。在“岁序更新”之际,他要明告于国民的是什么呢?他谈到了建国方略,核心的意思是“国家要统一”。他声称:

唯有国家的统一,才能顺利推行宪政,保障民主制度,发扬民意,集中民力,完成建国的大计。也唯有国家统一,才能全面地推行各种经济建设,提高我们一般勤劳辛苦同胞的生活水准。更唯有统一的国家,才能于战后的新世界中为人类和平福祉而有所贡献。而且就当前事实来说,我们唯有共同维护国家的统一,才能顺利地进行我们的复员工作;否则,如果军令政令不能统一,交通运输节节破坏,地方秩序到处骚乱,则国家的复员工作,必是处处受着破坏,而人民最基本的安居乐业的要求,根本就无从谈起。所以我们对于国家政事,无不可以虚心忍让,无不可以推诚相与,而军令政令的必须统一,军队必须一律归还国家统辖,任何割据地盘破坏交通阻碍复员的军事行动,必须绝对避免,则是解决目前纷争不安的唯一先决条件。这是事实,也是真理。凡有爱国良知的人士所不能不承认、不能不履行的。

所谓的“统一军令政令”,是重庆谈判早已解决的问题。中共领导层敏锐地感觉到,蒋介石老调重弹,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必须予以回击。毛泽东决定《解放日报》全文转载蒋氏的讲话,同时写一篇社论,驳斥这一讲话。写社论的任务,自然落到胡乔木的头上。在刊登蒋氏讲话的前一天,1月7日,《解放日报》发表了胡乔木撰写的长篇社论:《蒋介石元旦演说与政治协商会议》。

胡乔木指出,恰恰相反,今天国是的根本问题并不是所谓的军令政令的统一,而是结束一党专政、军事专政与个人专政的所谓“训政”。因此,接下去的政协会议就必须有权结束一党专政,改组国民政府。

从重庆回来后的几个月中,胡乔木几乎没有写什么东西。这篇社论,花了他一个晚上。

此后的一年中,中国的形势迅速地发生变化,胡乔木的笔下也充满着时代的风云:迅速即时地传达着毛泽东对于中国形势的看法,传达着中共的声音和立场。

1946年,可以说是乔木的“社论年”。

1月10日,国共双方分别颁布了停战令,关内的战火一度基本上平息下来。

胡乔木撰写了《和平实现》的社论,对于这个停战令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中国在民国以来的三十五年间,每年不是内战,就是外战,或者是内外战同时并作。人民长时期渴望国内和平,但是即使在日本投降以后,还经过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才第一次看到国共停战命令所带来的和平。”“国共停战协定,不但结束了过去五个月的军事冲突,而且是开始了整个中国历史中前所未有的和平发展的新阶段———和平改革与和平建设的新阶段。”不过,这与其说是对形势的展望,不如说是中共方面真诚的愿望。

1月,政治协商会议开幕。

19日,胡乔木奉命撰写了《评“扩大政府组织之意见”》的社论,明确地表达了中共对于国民党关于扩大政府组织一案的不满,尖锐地指出,国民党代表所提出的扩大政府之具体办法,完全是拒绝民主改革,坚持一党独裁的办法。要求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组织民主联合政府,让一切民主分子参加政府的工作与各级机构,并享有公平有效的代表权。

23日,胡乔木又写了《军队国家化的根本原则与根本方案》,重申了中共关于所谓军队国家化的具体涵义,即“是要把专制独裁制度的军队化为民主制度的军队,而不是要把民主制度的军队化为专制独裁制度的军队;是要把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的军队化为人民的军队,而不是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的军队。”“军队国家化的两大根本原则是国家民主化与军队民主化”。

2月下旬,国民党特务分子在重庆组织了游行示威,散布苏联对东北提出经济要求等消息。

25日,胡乔木撰写了《重庆事件与东北问题》的社论,明确提出,这起事件与10日重庆较场口事件、20日北平执行部事件,都是国民党制造的企图推翻停战命令与政协决议的阴谋。

毛泽东对这篇社论进行了修改并加写了一段话,指出,这实际上是法西斯者的阴谋:

人们只要注意到这样一点,就可一眼看穿中国法西斯分子们的阴谋之所在:从中国法西斯分子的一切言论行动中看,他们总是小心保护着日本帝国主义分子和汉奸伪军,不愿丝毫触犯他们。至于对真正援助中国独立解放的盟邦苏联,却称之为“新帝国主义”,放在必须“打倒”之列。同样,他们对日寇汉奸略无仇恨,对于中共则恨之入骨髓,必欲消灭之而后快。总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中国法西斯分子和国外法西斯分子一样,将一切仇恨集中于苏联与共产党及一切真正民主人士,企图把人民的胜利加以推翻。

毛泽东的这段文字正是社论要说的中心意思,可谓画龙点睛之笔。

循着毛泽东的思路,胡乔木于28日写下了《中国法西斯派纲领》的社论,进一步揭露国民党内法西斯力量的鼓吹独裁专制、煽动战争、仇恨民主、反共反苏的反动本质。

7日,胡乔木奉命发表社论《驳蒋介石》。

胡乔木指出:“中国人民不能不在此严重时机警告蒋介石与法西斯反动派:你们过去被迫接受停战协定、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和整军方案,以为主要的是由于国际的压力,只要这个压力暂时地减轻了,你们就又可以故态复萌。你们这种想法是错了,不但是因为你们没有真正认识国际的大势,而且因为你们没有足够估计人民的力量。”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