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40章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40章


起草决议,使胡乔木有机会重新系统地思考建国以来中共和中国社会所走过的路,重新思考建国以来一系列重大问题。胡乔木在这些问题上的卓越见解,构成了胡乔木政治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胡耀邦建议,初稿最好拿给一些直接参与重大历史事件和决策的老同志审阅。陈云向邓小平建议,决议稿可以专门加一篇,讲讲解放前党的历史,写党的60年。他说,60年一写,毛泽东的功绩、贡献就会概括得更全面,确立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也就有了全面的根据。

起草小组又经过1个多月的劳动,5月初,终于拿出最后的稿子,准备提交六中全会讨论通过。

6月底,中共六中全会一致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六中全会高度评价胡乔木负责起草的这份决议,指出该决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论,对建国三十二年来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作出了正确的总结,科学地分析了这些事件中党的指导思想的正确和错误,分析了产生错误的主观因素和社会原因,实事求是评价了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充分论述了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决议》肯定了三中全会以来逐步确立的适合我国情况的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正确道路,进一步指明了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和党的工作继续前进的方向。全会认为,《决议》的通过和发表,对于统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认识,同心同德地为实现新历史任务而奋斗,必将产生伟大的深远的影响。”

在预备会议上,邓小平肯定了决议起草工作,肯定了胡乔木付出的艰苦努力。

胡乔木代表起草小组,在全会上对历史决议作了几点说明。他说,“这个决议稿是二十几位同志一年多的集体作品,中经多次修改,我只是参加了一部分的修改工作。稿中的重要观点很难分清是哪一位提出的,许多是中央领导同志提出的,许多是四千人讨论时和三月三十一日向五十二位同志征求意见时提出的。五月十六日决议稿虽经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讨论过,但如有不正确不适当不明了之处,以及其他缺点,都应由我负责。”

历史决议起草前后,是胡乔木思想最为活跃的时期之一。起草决议,使胡乔木有机会重新系统地思考建国以来中共和中国社会所走过的路,重新思考建国以来一系列重大的问题。胡乔木在这些问题上的卓越见解,构成了胡乔木政治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胡乔木的这份政治遗产,限于本书的篇幅,不能做到一一展开论述,但有两个问题不能不重点说明:一个是文化大革命;一个是中国为什么犯二十年“左”倾错误。

在中共历史和国际共运史上,“左”和右作为政治范畴,歧义纷纭,曾经困扰着许多理论家。1989年胡乔木访美期间,发表了《中国为什么犯二十年“左”倾错误》的著名演讲,在西方世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舆论界认为,晚年胡乔木的有关论述,构成了中共意识形态领域关于这个问题比较成熟系统的理论见解。

关于“左”和右,毛泽东有一个经典的界定。他说,事物在时间、空间里运动,如果我们走到正确位置的前面去了,这就叫做“左”倾,就脱离群众了;如果落在群众的后面,就是右倾。

在胡乔木看来,导致“左”倾产生的根源,是主观与客观不一致,客观世界跟自己的主观世界发生矛盾,致使主观上的各种想法成为一种臆想。表现在革命过程中,容易犯急于求成的错误,夸大主观的力量,夸大群众的觉悟,贬低敌人的力量,夸大敌人的困难,而低估革命取得胜利需要经历的困难。这些情况,既发生在马恩时代,也发生在列宁时代。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中共也曾犯过这样的错误。毛泽东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纠正了革命过程中的这种错误,取得了胜利。毛泽东的不朽贡献,更多是就此而言的。关于这一点,并没有多大的分歧。

问题在于,建国以后,这样一个曾经力挽革命于狂澜中的伟大人物,为什么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推行着一系列“左”的做法,重复着他自己曾经力主纠正的“左”倾错误,甚至在一定意义上走到了自己的反面?

胡乔木认为,这首先是由于理论上陷入了误区。毛泽东以群众觉悟作为标尺来界定“左”右,只具有相对的意义。即便在革命时期,这种定义也不能算是严谨的。胡乔木举例说,秋收暴动时,提倡杀人放火。毛说他亲自点过火。一放,周围的农民都跑了,群众根本不赞成。这就无所谓跑到群众的前面还是后面。因为好好的房子为什么要烧掉呢?再如解放战争期间老区土改以及“文革”期间的打、砸、抢,等等,这些跟群众的觉悟根本没有关系。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左”的做法。

由此看来,“左”倾并不都是革命者的认识超前,孤军深入,群众跟不上。像上面那些事情本身就是不对的,群众越觉悟,就越反对这种做法。

在革命时期,往往将“左”倾错误发生的社会根源归结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方式。1945年的历史决议,就讲小资产阶级从狂热转为消沉,因此左右摇摆。还说,抱着小资产阶级思想参加到党内来的人,还是保持了小资产阶级思想,因此产生了这些错误。事实上,这种思维方式一直沿袭到建设时期,1959年彭德怀批评毛泽东,不就是用了“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个令毛十分恼火的词汇吗?

胡乔木认为,这是一种简单化、庸俗化的解释,容易犯实用主义的错误。犯“左”的错误,有小资产阶级思想方面的根源,也有不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方面的根源。历史需要分析,需要“非常仔细地、具体地分析具体情况”。要研究小资产阶级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面,究竟有没有这种愿望。如果说有的,那么这种解释就是合理的;反之,这种解释就是不合理的。

用主客观世界矛盾的角度解释“左”倾错误的根源,可以看出,在社会主义时期同样存在着急于求成的错误,同样是夸大一个方面,贬低另一个方面,对客观世界作歪曲的、片面的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左”的错误一般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治上,一是经济上。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