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43章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20年》第43章


对“文革”进行理性总结,是在《历史决议》形成过程中。胡乔木关于“文革”的观点也逐渐形成。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共中央开始酝酿对建国以来的历史作一个决议。胡乔木敏锐地感觉到,总结这段历史,将面临着两个相互联系、极难避开的难题。一个是毛泽东思想的实质,一个是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评价。没有“文革”,关于毛泽东思想的实质就不成问题;但是,历史无法假设。在国庆30周年的讲话中,谈到“文革”时,胡乔木只作出了简单的评述:“问题是在当时国内外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对国内和党内的政治形势作了不符合实际的估计,并且采取了不正确的斗争方针和方法。”这只是对“文革”产生的原因,作出了一个政治与组织层面的描述。然而,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这种描述是深刻且适宜的。

对“文革”进行理性总结,是在《历史决议》形成过程中。随着讨论的深入,理论界对于“文革”的认识也逐渐深化,开始触及文革性质、历史根源等深层次问题。胡乔木关于“文革”的观点也逐渐形成。

关于“文革”的性质,胡乔木主张用决议稿的写法,即说它是一场内乱。在讨论过程中,意见并不是统一的。有人建议,对“文革”还是叫十年动乱好,这当然也是社会上一般的看法。胡乔木说,“这不行,动乱没有政治含意。这是我们国家的一场内乱”。他也不同意将“文革”看成是反革命运动,因为内乱不一定是反革命。内乱里面有反革命的因素,就是有叛乱的因素,但是这个叛乱没有成功。“这个十年,整个就是内乱,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局面”。胡乔木这一思想写到决议后变成了这样一段话:“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了“文革”,整个运动的理论基础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其核心内容是:在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并且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下,还要进行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最好的形式。主要论点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按毛泽东的话说,这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以后还要进行多次。

这一理论不仅写入了中共九大、十大的政治报告和党章中,而且还写入了四届人大通过的宪法中。它实际上是毛泽东晚年在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问题上的“左”倾论点的总概括。《决议》对此分析是:“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进行所谓“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政治基础。

对于《决议》的分析,胡乔木有过重要而精辟的补充。他说,没有经济基础和政治基础,就既谈不上经济上的革命,也谈不上政治上的革命,因此,按照科学意义上的革命,“文化大革命”不能在任何意义上称为一个革命;它不是用一种什么先进的生产关系代替一种落后的生产关系,也不是用一种先进的政治力量去代替一种反动的政治力量。“文革”实际是一场没有革命纲领、革命对象、革命动力和依靠力量的所谓的“革命”!

谈到这个问题时,多年来的思维定势决定了人们往往要找所谓的“阶级基础”。胡乔木断然否决了这种思路。他郑重指出,滥用所谓“阶级根源”去解释不能用阶级根源来解释的那些问题,其结果只能走向反面。解释“文革”发动的原因,这一准则是适合的。

胡乔木认为,“文化大革命”究竟符合哪个阶级的利益,谁能够答复这个问题?而且,“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究竟存在哪些阶级?“文化大革命”时当然还存在一些阶级,现在也存在一些阶级,像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等等,那么“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种行为,这个十年的历史,符合于哪一个阶级的利益?你说符合无产阶级利益,大家不承认,这不成问题了。你说符合资产阶级利益,哪一点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个讲不通。好多资本家被扫地出门,搞得家破人亡,这怎么说符合资产阶级利益呢?说符合小资产阶级利益,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究竟什么阶级是小资产阶级?我们不能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小资产阶级,天上掉不下来,地上原来存在着,还有它的残余势力,我们还可以讲。我们不是讲封建地主阶级的影响到现在还存在吗?不错。可是,历史上的小资产阶级,就说是农民吧,“文化大革命”符合农民的利益吗?是农民要求取消自由市场、自留地?这些办法,符合哪一省农民的利益?这是讲不通的。那么知识分子,“文化大革命”符合知识分子利益吗?“文化大革命”恰巧是把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打倒了,不但打倒,有许多人都打死了。所以,我们不能凭空捏造出来一个阶级根源,这并不说我们要避免给毛主席安上哪一个阶级的帽子,我们要对历史负责任。假如我们作这样的分析,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会把问题搞得越来越糊涂,并且使得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受我们这个决议的灾难,结果认为我们的党里还有什么阶级斗争,还有什么阶级,因此造成“文化大革命”。这十年的历史,恰恰证明了,社会上一个人犯错误,以至一个党犯错误,不能专门从阶级去找根源,如果这样找,我们也无法纠正错误,反而要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继续下去,还是阶级斗争扩大化。不能用阶级斗争去解释的问题,硬要用阶级斗争去解释,那么,在我们党内就要没完没了地进行阶级斗争。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